室内设计

Chic装饰家 · 光与影、线与面、黑与白的三角恋关系

2017/08/09 正午文化 3909

1502284780311846.jpg

多样化、多元化,跨界、抽象……人们似乎越来越习惯堆砌元素,堆叠概念,可真正的能触碰人心的东西往往非常简单,一缕穿窗而入的阳光,一盆盛放的花……深信“设计不应该比居住者的需求还复杂”的洪文谅,每件作品都直白得动人。

第五系


设计,不能永远保持不变的姿态,随着时间的变迁,室内空间也应产生不同的样貌。十余年的室内设计从业经历,让设计师洪文谅更能理解建筑与感官之间的关系,他赞同建筑师贾克·赫佐格的理论,认为空间应具备刺激人类视觉、触觉、听觉的能力。


在本案的设计里,他也秉持着这种观念,为一个三口之家打造出一个随时间流逝而不断变化着的动感空间。


第五系

第五系

第五系

第五系

第五系


第五系


“隐·秩序”是洪文谅给这个二层建筑取的新名字。221平方米的空间里,他利用门窗的造型、材料的纹理和通透性、线面的分割,以及灯光、家具、颜色的变化,划分出不同功能区域,透过光的时序变化,让空间自然产生丰富的姿态。


每走入一个区域,人们都会随之产生一种全新的感官体验;空间看似通透,却有一种隐形的秩序存在其中。“隐·秩序”名字的由来,也是业主一家人给洪文谅的第一感觉。“自然不矫做,遇事顺其自然,有着一股与世无争的生活态度。但他们坚守的内在秩序却无人能撼动。”


第五系

第五系

第五系


客厅

客厅的设计极为惹眼。三角、矩形、梯形等几何造型的玻璃窗在墙面和地面上投射出多变的几何光影,与墙面上杂而有序的线条相互呼应。


相对于阳光随着时间进入到室內的角度、表情,人为的线条与自然光线能自成和谐的旋律,彼此映衬、对话,用几何造型在墙面上形成镂空,通透、虚实之间,实现了空间的透视感与功能的连续化、一体化。


第五系

第五系


书房

流动光影的设计延续到了二楼。书房同样采取几何形玻璃窗,其所形成的几何光斑一会儿在桌上,一会儿在墙上,一会儿又到了地上,配合阁楼“人”字形屋顶,简单明了的空间却趣味无穷。


随着时间变化,光影的形状也不断发生着变化,时长时方,具象了时光流动的脚步。如果肯花些时间观察,几乎不用看钟,但看这变化多端的光影造型,就能判断出当下的时间来。


第五系


卧室与楼梯间

二楼卧室不但利用几何形玻璃窗制造光影效果,同时采用磨砂玻璃隔断,有效地利用了自然光源,使卧室外的楼梯间从暗室变成明室。


第五系

第五系第五系


化妆间

同样透光设计,但化妆间却是以线性的层次聚焦空间亮点。节制而不赘述的线性,在景深变化中产生无欲的宁静。同时,无负担的原木裸色运用,也体现了一种自然、纯粹的居住态度。


对洪文谅来说:“木色及黑与白都是最纯粹的色彩,它不因潮流时代的演变而褪色。”


第五系


“设计因人的需求而生,设计本身不应比居住者的需求还复杂。”洪文谅强调“需要会大于想要,生活应该是简单的,而非物质化,所以设计也不该过于复杂。”


在本案的设计上,他在立面的材料和结构线条上以节制、无夸张的手法去进行铺陈,在简单、净化的思维下展开设计,反射居住者內在心灵与成长经验,衬托出业主独特而唯一的生活个性。


第五系

第五系

以几何线性为框,框景、框影、框生活,从而产生另一种场域切换的节奏。


客厅与餐厅

不是有材料、有造型才称得上是设计。洪文谅在客厅背景墙的设计上,做了大胆的简化。几条介面切线、几个简单的几何造型就组成了背景墙。为什么要这样设计,洪文谅的解释是:“对于客厅背景墙来说,唯一的主角就是电视屏幕。”


第五系

第五系

第五系

第五系


考虑好材料“需要”与“不需要”后,还有考虑如何呈现出空间的秩序性。这不仅要靠材质特性或颜色加持,还要藉由结构衍生出立面的造型。黑色瓷砖与黄色地板相间,巧妙地在空间中,自然地形成了一种秩序。


第五系

第五系


卧室

材料所形成的介面切线看似简单,却给人一种四平八稳的感觉。同样是黑色瓷砖与黄色地板相间,到了卧室却有了划分空间区域功能性的作用。黑色瓷砖是活动区,黄色地板是居住生活区,这样既与走廊有了过度,也消减了黑与白两色的单调。


第五系


楼梯

楼梯通过简单线条,串联了楼上与楼下,消除介面分割,虽无特立独行的设计风格,却以泰然之姿给人连续性视觉体验。


第五系

第五系


洪文谅从事室内设计这行完全是半路出家。服完兵役后,他在家中大哥的安排下,进入了家族设计工程公司工作,也是在此时他才开始正式学习装潢设计。后来台湾建筑业市场低迷,公司倒闭了,他便进了工地,从最底层的杂工、粗工、泥工开始做,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公司。这样的经历使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室内设计到底要做什么,居住者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设计不是从无到有的结果,而是从有到无的过程。”从事室內设计十余年的洪文谅,对于设计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认识。在他看来,设计因人的需要而生,所以设计不应该比居住者的需求还复杂。所以在他的设计里,摒弃过多的装饰,始终坚持尽可能用最少的材料来完成一件作品。他相信唯有简单才能细细地咀嚼设计带给人的一种态度。


第五系


正午文化:在您看来,家装设计能给一个家庭的生活带来点什么呢?

洪文谅:家应该要轻松无压力的,带给生活舒适、无压是最基本的,同时再提供一个审美的体验。


正午文化:您理想的“家”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呢?

洪文谅:理想的家是一个包容的地方,是收纳情感的生活容器,简单而不复杂。在房间聆听着自己喜爱的音乐,厨房阵阵扑鼻而来的饭菜香,客厅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还有家人呼吸的气息及吶喊声,会让自己觉得是在听演唱会,我知道往后的生活会很少出门,因为有这音乐和那景观也就够了。


第五系


正午文化:台湾与内地,对家装的要求有什么不同吗?

洪文谅:台湾对生活美学,人与自然环境是比较关注的,当然这是我看到及感受到的差异,或许我所见得不够多,个人浅见并不能代表什么。


正午文化:您很擅长极简风格,在家装上做“极简”,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洪文谅:当深入了解到设计真谛,我们除了把细节做到极致以外,情感的注入应该是最难的。这也是个相当主观的现实问题,喜欢简单的人,你给他复杂的、奢华的,就算你做得再好再厉害,在他眼中也是不会有交集、有同感的,反之亦是,青菜萝卜各有喜好对吧。


第五系第五系


正午文化:看到您的作品最重要的是材料和光线,用最少的量去完成一个项目,这是怎么考虑的呢?

洪文谅:空间就像一个容器,光就好比液体,如何使用决定于空间的铺陈上,一开始对了,后面的光就能跟着你要的感觉进来。

在材料上,看似大家都在追求快速且多量、多样化的同时,我们坚持设计不应该比它所需要的还复杂的理念,用最少材料的量或样式来完成一件作品,是一种挑战,也是对自己在设计上的一种设限。去除掉多余的素材、线条或风格框限,以最有限的材料,传达人与人、人与空间、空间与生活的自然状态。


第五系


“盈满则溢”,凡事给自己留三分余地,因而中国美学疏而不空,满而不溢,永远在人与物间留白成了中式哲学的精义,无论是绘画还是处事待人,亦或是家居,皆是如此。


“少即是多”这个设计界的黄金法则,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绝不少见。中国人的生活离不开做“减法”,用最少的表达赋予事物最多的想象。但这种简,绝不是单调、简单,而是抛弃多余的、次要的元素,并提炼精华,以用最简练的方式传达了主人的个人品味和纯粹的精神。


第五系

·

END

第五系


第五系

洪文谅

台湾人,洪文谅空间设计公司设计总监, 

曾获2016 国际空间设计大奖艾特奖,

2015 台湾TID室內设计大奖、

2016 成功设计大赛居住空间类TID奖等奖项。 

第五系

本文由正午文化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