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傅英斌-中国乡建院 | 35岁以下创意人/乡村第一线实践的年轻景观设计师

2017/04/13 伍蒙 2935

进入乡村|介入到乡村项目以后,我觉得更接近我理想中的一种工作状态。

▼ 傅英斌在乡村的部分实践工作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我对乡村比较有兴趣,然后现在的时机比较成熟,从国家层面或者是社会层面对乡村关注比较多,带来的设计项目机会也会增多。在城市,我还是像正常的设计师有上下班,偶尔出个差加个班。但是介入到乡村项目以后,我觉得更接近我理想中的一种工作状态。尤其在现场的时候,吃住都在村子里,每天都会跟工人和村民打交道,去现场解决问题。也会像村民一样,周末去镇上赶集买点东西,完全融到他们的生活里。同时又看着现场中自己的工作被一点一点地做出来,这是我觉得很有趣的一点。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和同事在乡村的大自然中工作。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一天可能从早到晚都在现场,现场感特别强。之前你画完图纸有些尺度空间你并不能直接地体会,但是到现场就不一样了,他放完线你马上就能体会到这个尺度不对,马上就能调。这个墙是高一点再低一点,你当时就跟工人说是再加一点再减一点。设计的互动非常直接,马上就能反馈,我觉得是很好的经验。大尺度的项目你没法去控制这么具体。小尺度项目所有的东西都在控制的范围内,你想要的东西都可以按你的意思来实现。

在乡村,生活上不如城市里便捷。村子里一些地方没有网,完全与世隔绝,甚至有的地方连信号都没有,手机都打不通,所以你不得不静下来去专注地做事。当你从乡村回到城市,你又进入到另外一种感觉。昨天还在贵州深山的一个村子里,今天突然出现在北京,又是另外一种状态,这种角色的转换还是挺有趣的。

▼ 在乡村工作时,从早到晚都在现场。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什么是新农村建设?:“我觉得新农村应该是人作为主导的乡村,它不是简单地刷墙盖屋顶,或者种点花种点草。我认为新农村首先是解决人的问题。村民可以在这里很好地生活。有好的生活环境才能在这里生产,进入一个非常良好的循环状态。如果满足了这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农村。农民除了生活,还可以经营,有自己的事业,不需要去外边打工,在村子里也可以发展。这才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至于设计来说,我觉得跟人比起来设计反而不是那么重要。我们也是在按这个思路在做。我们的项目往往不单纯是一个设计项目,它是一个系统性的乡村解决方案。我们除了在空间上有设计,还有相关的农村金融的团队,有做社会学的,有做组织系统的,各方面的,它是整体的一个建设。还有他们在做的一些制度上的设计,包括建立合作社,实际上激发农村自身的一些力量,我们希望他能实现自己的造血,能够自己循环去发展,运转起来,这才是我们最终新农村要达到的一种效果。”

▼设计之外:与村民合作举办一些社区营造活动,希望把活力带入乡村。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设计之外:组织儿童活动。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乡村实践|风俗习惯上的一些东西,我们处理的时候一般是尊重。

通常大家可能认为农村相对闭塞,大家相对保守,但实际上我们在做的这种项目里,村民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还是可以的。如果有冲突的话,把合理性讲清楚一般也都会接受。

有冲突的地方,就是风俗习惯。我们处理的时候一般是尊重,这也是项目能顺利推进的保障,你只有尊敬了这些东西,才可以更好的推进其他设计的落地。比如说贵州,我们认为有一些旧的石磨在庭院里是很好的,但是他们那里有一个习惯就是石磨不能进院子,必须在院子外边,你就只能去尊重。

另外涉及到一些重要的公共建设,建筑也好,公共空间也好,我们通常都会先跟村里的村支书,村干部和老人沟通。先去告诉他们我们要在这里做一个什么,大概多高多宽,是什么样子的,了解他们有没有什么忌讳或者朝向上有没有什么讲究。提前沟通是我们在做设计中很重要的一点。

▼(左)在项目开展前,与村民沟通想法,倾听村民的意见 /(右)与村干部一起去勘察现场,共同探讨方案的可实施性。

007-Under 35 Fu Yingbin   008-Under 35 Fu Yingbin

比如说一个村子有敬字纸这样一个习俗。只要有字的东西他们就会集中收集。每家每户有一个竹子的筐,不光是纸,报纸、药盒、有字的包装,只要有字他们都会集中放在那。收集满了以后,在村庙旁的河边把它烧了,然后把灰倒在河里。后来我们了解到这个风俗以后就做了一个设计。南方现在很多地方也有敬字亭,以前是一个塔一样的烧炉。我们给村民设计了一个跟庙空间结合在一起的敬字炉,恢复了当地的一个传统。这个作品是对村民一种既成传统的尊敬。村里老人非常感激,还专门给我们写了字来感谢。

▼在乡村中,根据村民习惯而设计的敬字炉。这个设计最后赢得了村民的感谢与尊重。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我认为恢复公共空间是对传统的一种回应。

我们希望在空间上跟传统有一些交流和对话。儿童乐园,还有桥、村庙这几个案例,我是在试图恢复村子里原有的公共空间。其实以前有很多很好的供村民活动的公共空间,但慢慢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没有了。我认为恢复公共空间是对传统的一种回应。至于设计的形式,是一个仿古的样子还是现代的样子,我觉得倒并不是一个问题。

▼ 公共空间案例:儿童乐园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 公共空间案例:桥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材料做法上试图跟以前不一样,做到跟传统有对比。

具体来说我希望在意向上或者在空间上对传统有回应。另外在材料上有回应,但是在一些做法上还是试图跟以前不一样的方式来介入,跟传统有对比。比如在建筑改造中,我们做了一个烤烟房的改造:传统的材料是木头,我们换成钢材,但是整个形式上还是传统的样子。另外在一些旧建筑的改造和修复上,旧的木结构的传统黔北地区老房子要修复。有一些门窗没有了,有一些局部有坍塌或者是需要补建,加建。在这种问题上我们通常希望以一个适应现代人需求的策略去解决。针对新旧上,我们也是让它新旧能够明显地对比出来,新的就是新的,旧的就是旧的。新木材就要保持新木材的颜色,旧的木材也不要去把他做成新的,让新加的材料一眼就能看出来。

▼ 材料对比案例:烤烟房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还有一个例子是一个老房子改建成图书室。老房子有一部分塌了,需要在坍塌的地方再补建一块建筑。我们的方式是做一个钢结构的现代盒子,跟老建筑发生穿插关系。可能从形式上来说是一个很强烈的对比,但我们保持了新旧对话。黑色盒子虽然形式上是现代的,但是他的颜色以及空间都是很低调地容纳在环境里。空间是一个很大的开间,里面能容纳现在活动需要的各种功能,外边是一圈玻璃有很好的采光和视线。当时很多人有疑虑觉得太现代了,但是做出来以后,大家都能接受。

▼ 材料对比案例:图书室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对转战乡村现状之思考

有些时候过多的资源突然降落到一个村子里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事情…….乡建现在关注度这么高,这么多人来参与这个事情,对乡村是好还是不好,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时间来评价。

我觉得现在这种大量的设计师进入乡村,实际上是整个社会对乡村的关注度高的反映,这是整个现代时代的诉求。国家政府层面对乡村的投入更大,城市又进入了一个相对平稳的时期,这是社会的一个选择,给设计师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现在对乡村的投入非常巨大,不管是从资金,还是从人员,还是从各个方面给予的支持。有些时候过多的资源突然降落到一个村子里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事情。以新农村的名义或者以乡村建设的名义其实在毁一些村子。本来一个挺不错的古村,由于资源过度地集中,最后被毁掉了或者被破坏掉了。我们曾经看见过一个地方,本来它有很好的格局,后面是山前面是河,村子在缓坡中,跟河之间是一层一层的梯田、街道,河边还有树。因为有大量的扶贫资金,一厢情愿的去建蔬菜大棚。山地上不好建就选择了河边,推平了梯田、树林、河边湿地,把树也全部砍掉,整了一块平地出来建设大棚。大棚对村民有没有受益先不说,最终的结果就是破坏了原有河边的生态格局。原先自然形成的防洪体系被破坏了,洪水来之后,整个大棚区被冲毁。听村民说从来没有出来过这个情况,但是自从大棚区建立后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乡建现在关注度这么高,这么多人来参与这个事情,对乡村是好还是不好,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时间来评价,我们现在还没有办法去做具体的评价。

▼ 乡村是美丽的,也是脆弱的。每一次资金的投入和建设都需要深思熟虑。(傅英斌设计的红军墓案例)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 精心考虑与仔细权衡的设计才真正与乡村和谐(傅英斌设计的红军墓案例)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体验分享

到了村里以后已经没法拿专业划分的界限来要求了,什么都需要去了解和亲自做……另外就是现场是非常不一样的,整个现场其实就是一个设计过程,很多项目没有办法用图纸指导施工……你需要全程跟踪,随时应对各种变化。

之前项目专业划分的界限很清晰,但是到了村里以后已经没法拿专业来要求这个事情了,什么都需要去了解和亲自做,没法再去区分景观、建筑和规划,甚至我们一直要做到平面、软装。

另外就是现场是非常不一样的,整个现场其实就是一个设计过程,很多项目没有办法用图纸指导施工,工人可能没有见过图纸,可能给他图纸他也看不懂,所以只能现场来做。甚至你必须做一些施工的事情,比如放线。很多项目都是由我们亲自去放线,你亲自拿着白灰现场去撒线,自己拿着尺子去量,这个我觉得是非常不一样的一个地方。

还有一个就是施工过程,太多的不确定性。有的时候因为材料,有的时候因为技术,有时候可能是因为钱,你随时在调。

▼参与施工的傅英斌

013-Under 35 Fu Yingbin4   013-Under 35 Fu Yingbin5

比如说我们中关村项目的步行桥,最初的方案是混凝土桥,但因为乡村不具备这样的桥梁施工条件,后来我们重新做了现在的方案。桥面我们希望它是一个通透的感觉,能看到底下河水。我们希望用竹子或者之前在城市项目里经常用的一些材料,但当时买不到,所以桥面的材料就很头疼,当时桥的梁已经架好了,因为没有合适的、能满足我们想要效果的材料。有一次,早起以后去工地转,无意中发现了这个钢跳板,就是钢脚手架上用的。这个是个成品,不管哪都能买到,他又是透的,尺寸正好也合适,所以就临时换成了那种材料,最后效果也不错,所以说整个过程随时可能会出点什么不知道的意外,这个东西就做不了了,你需要全程去跟踪决定这些事情,随时应对这些变化。

▼钢跳板铺就的桥面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桥梁的架设过程

012-Under 35 Fu Yingbin6   012-Under 35 Fu Yingbin2

 维护与生态

我一直也在思考的是农村是不是真的需要景观设计?

说实话一些公共的东西我觉得维护不是很理想,尤其是景观。虽然我本身是景观设计师,但是针对农村的景观应该怎么做,我个人是有一些保留的。农村不同于城市,完全没有人来维护,即使你这个东西考虑了很多,让他如何地低成本地维护,到最后他可能还不是如人所愿的那种状态。我一直也在思考的是农村是不是真的需要景观设计?农村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生产性景观,每一季要种东西,本身就是在不停地变化的景观基底。但是你把这个东西去掉以后,种上草种上花,虽然我们选了一些乡土的植物,种的是野花,但是你还是觉得这些东西放在农村里还是有些奇怪,就感觉它不是这个地方应该有的东西。所以在一些项目里,我们不提倡去做这种大面积的景观改造,还是以梳理现状的生产性的农田菜地为主,让农田继续可以种。包括我们做一些改造项目,这东西改完了也希望他还来种,而不是最后做成一个只能看的东西。另外一个就是,我觉得乡村还是自然的基底,人去干预他,要控制好力度,设计师该能收得住,不要用力过猛,这一点非常重要。

▼以农作物和自然为景观背景的\长征纪念园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过度的硬化,引发了一系列的生态问题。乡村生态系统的破坏不比城市要轻多少。

这些年来在乡村建设中的这种城市化的思路,导致产生的一些生态问题,比如说过度的硬化,引发了一系列的生态问题。比如说我们广州项目里面做的那个雨水花园,以前农村不存在这种雨水问题的,到处都是软的,反而因为那个村子经过好几轮政府的投入改造,能硬化的地方都硬化了,道路也硬化,庭院也硬化。所以那块村子一下雨村子里到处都积水,它反而有了生态问题。乡村生态系统的破坏不比城市要轻多少。

▼农村的道路硬化问题严峻

015-Under 35 Fu YingbinDSCF2143   015-Under 35 Fu YingbinDSCF2126

还有一方面就是乡村的人居环境。在乡村建设好多时候还是一个化妆似的的改造,大家刷一刷墙,在墙上画一点花或者贴一点什么东西,加个屋顶,还没有真正关注到室内这一块,跟老百姓生活有关的这一块。这一块也是我们一直以来在做的。我们认为其实很多时候你花了很多钱,比如一个房子你花了很多钱,就刷一刷墙加一个屋顶,倒不如给他认认真真去改造一个厕所,去改造一个厨房,这个其实对他来说更有意义。

我们在做的时候一直在强调环境比建设要重要。我们都是先从环境入手,先把整个大的环境做好。室内比室外要重要,先关注室内的问题,然后再回过头来去看外部的一些形象的问题。庭院要比屋里边重要,我们在做农户的时候,其实庭院他是很重要的一个家庭室外空间,我们往往在庭院跟环境的关系、跟建筑的关系要下很大的力气。

▼广州莲麻村生态雨水花园设计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废弃混凝土块用于滨水石阶铺砌

017-Under 35 Fu Yingbin123   017-Under 35 Fu Yingbin234

 感动的瞬间

你真正给这个村庄带来了改变,老百姓真正地去体验到你这个东西带来的好处和不一样,那种时候他们对你的态度是让人感动的。

比较让我吃惊的是整个乡村现在凋敝的状态,虽然之前也知道城乡差距很大,农村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真的去了并在那呆一段时间之后,冲击还是很大的。有的村子就是一种马上要消失的状态,就有几个老人在那,这种场景给我非常大的震动和冲击的。

▼整个凋敝的乡村现状令傅英斌吃惊不已

018-Under 35 Fu Yingbin微信图片_20170321160747   018-Under 35 Fu YingbinIMG_0568

感动我觉得主要是项目做成以后吧,你真正给这个村庄带来了改变,老百姓真正地去体验到你这个东西带来的好处和不一样,那种时候他们对你的态度是让人感动的。我们那个贵州儿童乐园建完以后,经常有一些村里的小孩跟我们在一起玩,有一个小孩,还专门去给我们设计师摘了一些果子,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很感动的。

▼ 贵州儿童乐园里快乐玩耍的儿童们。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未来的计划

我们介入乡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我们还会去继续在这个方向上,或者在其他的纵向上横向上有一些拓展和尝试。

我们归根结底还是一个设计团队,我们在农村这方面目前关注的主要是这几块。一个是低成本的在地建造,以一个适合农村的方式来建造;另外一个就是乡村生态这一块。乡村的生态问题,现在可能大家关注的少,大家可能现在只是关注到乡村的风貌上面,所以我们也是希望自身的一些专业优势能在乡村的生态修复或者是生态治理上能有一些探索。第三个个方向就是乡村的公共设施和空间的研究和探索。

我们现在工作室其实只有三个人,是一个微型工作室,我们刻意来保持这样一个小规模的状态,希望大家都有足够的精力来投入。接下来我们可能会适当的把人员扩大一些,更好的推进项目,我们介入乡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有很多东西我们其实还是在这样探索的一个阶段。我们还会去继续在这个方向上,或者在其他的纵向上横向上有一些拓展和尝试。

▼虽小但其乐融融的工作团队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

本文来源于:gooood设计网如若产生不便请通知我们将及时删除


标签:   傅英斌年轻景观设计师